所在位置:

“子貧母喜”為哪般

來源:通化市紀委市監委 發布時間:2016-02-01 17:34 字體顯示:

? ? 史上不乏母親教育兒子廉潔為官的,唐代的崔玄暐,是武則天年間的宰相,為官清廉耿介,為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,可以說其廉潔品格就是他母親教誨的結果。

  《舊唐書·崔玄暐傳》載,崔玄暐的母親盧氏嘗誡之曰:“吾見姨兄屯田郎中辛玄馭云:‘兒子從宦者,有人來云貧乏不能存,此是好消息。若聞貲貨充足,衣馬輕肥,此惡消息。’吾常重此言,以為確論。比見親表中仕宦者,多將錢物上其父母,父母但知喜悅,竟不問此物從何而來。必是祿俸余資,誠亦善事。如其非理所得,此與盜賊何別?縱無大咎,獨不內愧于心?孟母不受魚鲊之饋,蓋為此也。汝今坐食祿俸,榮幸已多,若其不能忠清,何以戴天履地?孔子云:‘雖日用三牲之養,猶為不孝。’又曰:‘父母惟其疾之憂。’特宜修身潔己,勿累吾此意也。”玄暐遵奉母氏教誡,以清謹見稱。

  上述記載,我以為包括三層含義:一是為官者“子貧母喜”。盧氏曾告誡崔玄暐說:“我曾聽姨兄屯田郎中辛玄馭說:‘兒子做官的,有人來說他貧窮得無法生活,這是好消息。如果聽說他錢財充足,穿著輕軟的裘,騎著肥壯的馬,這便是壞消息。’”二是官員貪賄就與強盜無異。盧氏說,近來看見親戚中做官的,多將錢物送給他們的父母,而父母只知道高興,竟不問這些財物從何而來。如果真是俸祿剩下來的錢,的確是好事;如果是不正當的收入,這與盜賊又有什么區別?即使不帶來大的災禍,難道心里不感到慚愧?三是盡忠清廉才能立于天地之間。三國時吳國孟仁曾做過養魚的官,送給其母一些自制的腌魚,其母沒有接受,告誡孟仁:“汝為魚官,而以鲊寄我,非避嫌也。”盧氏以“孟母退鲊”的故事教育崔玄暐什么是真正的孝道。孔子說,“即使每天殺牛、羊、豬來奉養父母,還是不夠孝順。”又說,“做父母的只擔心兒子的疾病。”為官者坐食國家俸祿,已夠榮幸的了,如果不能盡忠清廉,又憑什么立身于天地之間?只有修身養心,保持廉潔,才是真正的孝道。崔玄暐謹從母教,官職越來越高,直至升為同鳳閣鸞臺平章事(即宰相),卻性情耿直,清廉如玉,從不私下接受官員請托,多次受到武則天的盛贊。

  崔玄暐的母親盧氏,顯然對崔氏家族清廉為官家風的生成起了關鍵作用。史載崔氏家族非常昌盛,崔玄暐弟崔升,官至尚書左丞;玄暐子崔琚,頗有文才;孫崔渙,官至御史大夫;曾孫崔郢,為監察御史。且都廉潔自守,好評頗多。這里并不是說誰的子孫能當官,就表明誰的家風好,但子孫都能當廉潔為民的好官,總不能說人家的家風不好吧。有人曾說過,一個好母親,能庇佑這個家庭從丈夫、兒女到孫子輩的三代人。從盧氏的經歷看何止是三代呀!

  其實好的家風是全家人德行積累的結果,對子女健康成長關系甚大,它能幫助把好人生首道關口,為初心定好基調,基礎打得牢,以后就不至于輕易改變。其中作為長輩的父母,對形成好的家風自然責任最大。從眼下揭露出的貪腐官員看,家風好的不多,更多的是全家老小齊上陣,圍繞撈錢積財的“大目標”,妻子、兒女,甚至親戚都過來忙乎。有負責通風報信的,有負責受賄收錢的,有負責藏匿錢物的,還有人前假裝正經的,總之“分工精細明確,所做恰到好處”,令人瞠目結舌。如官員分管城建,就讓妻子開辦所謂的建材公司,兒子則搞建筑承包,以便從采買進料,到開工建設,一包到底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。如有的官員冠冕堂皇,收錢事宜一律交由妻子、子女來辦,以至在有的地方和單位,只要能讓領導夫人“吃飽喝足”,事情就成了一大半。隨著貪腐官員的落馬,參與其貪腐活動的家庭成員也紛紛身陷囹圄,可謂“家破人亡”,可悲可嘆。

  倡導領導干部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,要做的工作很多,但要突出主要矛盾,要從領導干部自身抓起,廉潔修身持家教子,自身行得正做得好,才能對家庭成員進行有效的說教和管控,逐步形成一個好的家風,并世代傳承下去。要對家風好的領導干部大力表彰宣揚,以正壓邪,使那些“一人得道、雞犬升天”的官員,成為過街老鼠臭不可聞。在考核選拔領導干部的條件和程序中,要加入對家風狀況的了解和分析內容,盡可能地到被考核對象的左鄰右舍,搞些過細的調查走訪,對那些家風不好的,堅決拿下絕不提拔,更不能讓這樣的人越升越高,那樣廣大民眾可就悲慘了。(左連璧)

責任編輯: 網站管理員

wordpress主題 全年永久固定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