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

閑話年文化

來源:通化市紀委市監委 發布時間:2016-02-05 09:18 字體顯示:

? ? ? ? 在中國民間,最深廣的文化,莫過于“年文化”了。

  西方人的年節,大致是由圣誕到新年,前后一周;中國的春節則是從那一口又黏又稠又香的臘八粥開始,直到轉年正月十五鬧元宵,才畫上句號。算一算,40天。

  中國人過年,與農業關系較大。農家的事,以大自然四季為一輪。年在農閑時,便有大把的日子可以折騰;年又在四季之始,生活的熱望熊熊燃起。所以,對于中國人來說,過年是非要強化不可的。一切好吃好穿好玩以及好的想法,都要放在過年上。平日竭力勤儉,過年時竭盡所能。緣故是使生活靠向理想的水平。

  世界上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崇拜。那么中國人崇拜什么?崇拜太陽?崇拜祖先?崇拜皇帝和包公……非也!中國人崇拜的是生活本身。“過日子”往往被視為生存過程。在人們給天地三界諸神眾佛叩頭燒香時,并非信仰,亦非尊崇,乃是企望神佛降福人間,能過上美好又富裕的生活。

  在過年的日子里,生活被理想化了,理想也被生活化了。這生活與迷人的理想混合在一起,便有了年的意味。于是,無論衣食住行,言語行為,生活的一切,無不充溢著年的內容、年的意味和年的精神。且不說鞭炮、春聯、福字、年畫、吊錢、年糕、糖瓜、元宵、空竹、燈謎、花會、祭福、拜年、壓歲錢、聚寶盆等等這些年的專有物事,打個比方,單說餃子,原本是日常食品,到了年節,卻非比尋常。從包餃子“捏小人嘴”到吃“團圓餃子”,都深深浸入了年的理想與年的心理。

  而此刻,瓶子表示平安,金魚表示富裕,瓜蔓表示延綿,桃子表示長壽,馬蜂與猴表示封侯加官,雞與菊花都表示吉利吉祥……生活中的一切形象,都用來圖解理想。

  對于崇拜生活的民族來說,理想是一種實在的生活愿望。生活中有欣喜滿足,也有苦惱失落;有福從天降,也有災難橫生。年時,站在舊的一年的終點上,面對一片未知的生活,人人都懷著這樣的愿望:祈盼福氣與懼怕災禍。于是,百年來有一句話,把這種“年文化心理”表現得簡練又明確,便是:驅邪降福。

  這樣,喜慶、吉祥、平安、團圓、發財、興隆、加官、進祿、有余、長壽等等年時吉語,便由此而生。這些切實的生活愿望,此刻全都進入生活。無處沒有這些語言,無處不見這些吉祥圖案。一代代中國人,還由此生發出各種過年方式,營造出濃濃的年的環境與氛圍。長長40天,天天有節目,處處有講究,事事有說法,這色彩與數字都有深刻的年的內容,這便構成了龐大、深厚、高密度的年文化,釀出深深的年意年味。

  中國人對生活的態度十分有趣。比如鬧水的龍和吃人的虎,都很兇惡。但在民間,龍的形象并不可怕,反而要去耍龍燈,人龍一團,喜慶熱鬧;老虎的形象也不殘暴,反被描繪得雄壯威武,憨態可掬,虎鞋虎帽也就跑到孩子身上。通過這種理想方式,生活變得可親可愛。同樣,雖然生活的愿望難以成真,但中國人在不停地苦苦期待上,把理想愿望與現實生活拉在一起,用文化加以創造,將美麗而空空的向往,與實實在在的生活神奇地合為一體。一下子,生活就變得異樣親近、煌煌有望和充滿生氣了。這也是過年時我們對生活一種十分特別又美好的感覺。

  這一切都源于中國人對生活的崇拜。中國人把物質和精神的生活視為一體,用生活追求愿望,用愿望點燃生活,尤其在新春伊始,企望未來之時,這種生活觀被年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和無限迷人,不斷加強,共同認同,終于成為中國人一股巨大親和力和凝聚力之所在。每一年過年,都是一次民族文化的大發揚、一次民族情結的加深,也是民族親和力的自我加強。

  年文化是民族共存的文化。然而,應當承認,現在年意淡了,年味淡了!恐怕這是當代中國人一種很深的失落,一種文化的失落。

  可是,當我們在年前忙著置辦年貨時,或者在年根兒底下,在各地大小車站,看著成千上萬的人,擁擠著要搶在大年三十回到家中——我們會感到年的情結依然如故,于是我們明白,真正缺少的是過年的新方式與新載體。

  如今,春節已是一半過年,一半文化。如今在年意日漸淡薄之時,我們不禁要問:何時會出現年的復興?復興不是復舊,而是從文化上進行選擇與弘揚。現在要緊的是,怎樣做才能避免把傳統扔得太快。太快,會出現文化上的失落與空白,還會接踵出現外來文化的“倒灌”和民族心理的失衡。

  建設年文化,是一個太大的、不容忽視的文化工程。(陳建國 柏曉斌)

責任編輯: 網站管理員

wordpress主題 全年永久固定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