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

牛玉儒:一位市委書記的政治遺產

來源:通化市紀委市監委 發布時間:2018-03-02 09:53 字體顯示:

25歲當公社黨委書記,32歲擁有副廳級職銜.48歲任省部級高官——牛玉儒最清楚,手中不斷加重的權力該怎樣用。

2004年8月14日.原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、呼和浩特市委書記牛玉儒因積勞成疾,不幸英年早逝。消息傳來,老百姓扼腕痛惜。

謀事不求官

1996年11月。牛玉儒從自治區政府秘書長的位子調任包頭市長。這是一次“平調低任”。人們紛紛議論和猜測:犯錯誤了領導不喜歡了他卻不以為然。

當時國企改革和社保事業發展進入攻堅時期,包頭有很多企業不愿意交社保金、養老金。牛玉儒說.在保障民生問題上不能患得患失.并采取有力措施,使企業的社保養老金收繳從過去不到50%提高到93%。曾任市長助理的道爾吉說.“這個人正直啊,他在錯綜復雜的經濟社會矛盾中從來不回避矛盾,敢負責。”

到2000年9月.包頭市完成的居民樓房建設面積相當于前46年的總和.城市綠化覆蓋率達30%,當年獲評“迪拜國際改善居住環境最佳范例獎”,并在2002年獲得“聯合國人居獎”。

與牛玉儒共事十幾年的任亞平說,只要給他一個崗位,他就十分珍惜手中的權力,“他總是竭盡所能把事情辦好”。

用權于民

2003年4月的一個傍晚,呼市新世紀廣場.一位中年人招手上了王玉海的出租車。“他讓我隨便走,我以為是外地人呢。”王玉海說。他說是新來的市委書記。他問我哪條路最堵車,道路就應怎樣拓寬

“牛書記抓城建不搞花架子,他是把城市當作自己的家來裝點。”從包頭起就與牛玉儒共事的孫建華說。

牛玉儒的骨灰從北京運回呼市那天.清晨6點有不少市民等在路邊;葬禮那天下著雨,出租車司機、退休工人等3000多市民自發趕來,聚集在吊唁廳門外。

牛玉儒曾被親戚視為“絕情”:步步升遷,他從未用手中的權力給家人謀過利。他的5個兄妹除了二妹在包頭.其余都在通遼老家。兩個妹妹和妹夫先后下崗。

“伯樂相馬”的標準

牛玉儒從不隱晦自己的用人原則:手腳干凈,想干事,能干成事。他對干部的任用標準也是從“事”上看起。北京支援內蒙古的博士團成員張伯旭現任呼市掛職副書記。曾任北京市電子辦副主任的張伯旭.原本是到呼盟掛職當副市長,卻被牛玉儒“截流”了。牛玉儒說要把電子信息產業打造成與乳業、電力鼎足的呼市支柱產業.張伯旭被牛玉儒的膽識所打動。很快,張伯旭與臺灣建鼎集團洽談,引進了初期投資20多億元的漢鼎光電項目。預計明年投產,并在當年實現產值80億元,2006年實現產值200億元。

2004年4月26日.牛玉儒住進北京協和醫院等待手術。他要求節日長假期間手術,“能夠少耽誤點工作。”

8月10日.牛玉儒開始昏迷。他最后一次睜開眼睛是在一個早上.妻子謝莉在他耳邊輕輕喊:“玉儒.八點半了,要開會了。”他競猛地一動.睜大了雙眼。

清廉家風

呼和浩特市原市委書記牛玉儒同志的事跡傳遍了長城內外,他的思想和行動令人深受感動。尤其是他清正廉潔、不享特權的高尚行為更是體現了一個共產黨員大公無私的高尚情懷。

很多同志在學習牛玉儒先進事跡時深有體會地說,牛玉儒能勤政為民、鞠躬盡瘁,成為黨的好干部,人民的貼心人,與他的清廉家風是分不開的。

牛玉儒的父親是一位正直的老黨員,兒子當了“大官”還不忘提醒兒子。一次,老人看了京劇《鍘包勉》,心有感觸,忙給牛玉儒寫了一封信:“我們家世世代代都是農民,只有你當了領導,必須要清廉,像包公一樣,堂堂正正!”

在父親的教育和影響下,牛玉儒為民謀利、清正廉潔的信念更堅定了。多少年來,牛玉儒為與他素不相識的老百姓辦過無數實事、好事,可在親戚中卻“六親不認”。但身為老黨員的父親理解他:聽說朱玉儒果斷拒絕了親人們的相求,老人卻感到欣慰。他在電話中勸道:“玉儒,親戚越罵你,老百姓就會越信任你……。”

清廉家風源于做好親人的思想工作。牛玉儒的5個兄妹,至今全是普通百姓。妹夫幾年前下崗,妹妹打來電話求助,牛玉儒說:“這事三哥我不能管,下崗是個普遍問題,你們要自己多想想辦法,給別人帶個頭。”

二哥的孩子想找份工作,有人說:“你叔叔在自治區當領導,讓他說句話不就行了”二嫂千里迢迢找來。牛玉儒把二嫂接到家,熱情款待。但一聽這事,一口回絕:“這樣的事不要找我!”二嫂當時就哭了。事情最終還是沒辦成。最后,孩子靠自己努力,進了一家企業工作。牛玉儒得知后十分高興。

不少老家的親戚朋友聽說牛玉儒當大官了,去找他辦事,他總是婉言拒絕,然后讓妻子好好招待,領他們上街逛逛,帶上路費,送他們上車。

牛玉儒對每一個親朋都一視同仁,大家也就逐漸理解了,不難為他了。

清廉家風源于家人的支持。對家人,牛玉儒約法三章:不準開門,不準收禮,不準說情。無論任自治區副主席,還是做市委書記,牛玉儒家門前總是“訪客”不斷。倘是送禮的,家人勸其把禮品拿走,有事到辦公室說;若是上訪戶在家門口等,牛玉儒就讓愛人把他們讓進來,沏茶倒水。妻子謝莉佩服丈夫那投入的工作熱情,從不理解到理解,別人談起焦裕祿、孔繁森這些公而忘私、忘我工作的典型,認為生活中不可能有這樣的人時,她就會在心中默默地辯解:“有的,有的,真的有這樣的人!”

家庭是每一個人的“港灣”,也是社會的“細胞”。父母的言談舉止,思想品行,隨時都影響著子女。牛玉儒成長為黨的好干部,人民的貼心人,固然與他個人的主觀努力密不可分,但與父輩的教育、親人的理解、家人的支持也是分不開的。任何一個家庭都要受社會制約,又反過來影響社會。所以對一個領導干部來說,家風與工作作風緊密相關。家風如何。也是表現一個領導干部黨性的一個側面。

經驗教訓向人們警示,家風不正,帶來的后果不堪設想;以權謀私、貪贓枉法、徇私舞弊、索賄受賄、欲壑難填。如胡長清、成克杰、李嘉廷、慕綏新、王懷忠之流,都與家風不正有直接關聯。

時代和人民要求我們廣大黨員個性是黨員領導干部,不但要有為人民服務的過硬本領,還要有清廉的家風。牛玉儒同志的清廉家風是留給我們的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責任編輯: 網站管理員

wordpress主題 全年永久固定公式规律